厚颜无耻的炎酱

੭ ᐕ)੭*⁾⁾好玩

( ॑꒳ ॑ )亲不到安灼拉,就亲安灼拉的大理石雕像好了~

大悲同人
底特律au
说好的第一章写完就开车 @十一囡

境遇(大悲同人)

(大悲同人,底特律AU)
(1/卷1)

迪涅的天空阴沉沉的,盘踞在一起的阴云慢慢压下来,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被染上了这样阴沉的颜色。在地面上,人群不断流动,每个人都有要去的地方,但看上去,他们的步伐却能让我联想到美国电影里的行尸走肉。冉阿让躲在这样的人群中,与这群人不同的是他没有那种麻木的眼神。阿让戴着顶破帽子,穿着件单薄的衬衫和破旧的牛仔裤,体型粗狂的他挤在人流里可能有点麻烦,他皱着眉头,露出愤怒的神色,这多少有点吓人。当一个拿着包裹的仿生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激动的朝那个仿生人挥了挥拳头,嘴里嚷嚷着:“强盗!

冉阿让恨透仿生人了,客观来说近年来的失业人士都恨透仿生人了。他们都有这样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工作。

冉阿让还记得,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没了工作。他的工作被仿生人抢走了,他气愤的回到家,当天看见他的侄子们,这三个愉快的身影在后院愉快的玩耍时沮丧感顿时占据了他,比起愤怒,沮丧的似乎占据了更多。待他姐姐回到家的时候他把状况全部告知。他姐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拍阿让的肩膀,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上了楼。之后,他看着自己的姐姐支撑着整个家,而他自己却无事可做或者照顾他的侄子们。当三个可爱的小天使里其中的一个问他:“你为什么不去上班了?”的时候他激动的跑到一个侄子们看不到的地方大发雷霆,他差点就要哭出来了。你算什么?你什么都不是。

这些情绪让他一蹶不振,所有怨恨与愤怒都爆发在了8月22日。他做了什么没人知道,好像是残忍的暴揍了一个仿生人吧,总之他面临着巨额的债款和牢狱之灾。他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原因?他在被告席的位置上,他的姐姐与侄子们在场。当他看见法官手里的槌子落下时——你被抛弃了,垃圾。

出于某个有钱人的报复,他被关了5年。五年后他逃跑了,他没有再跑回家里,他成了个通缉犯。他把所有的错责都归咎到了仿生人的头上。要不是这些破铜烂铁,我会失去工作吗?我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吗?当我失去工作时有谁给过我机会吗?没有。而这些吃人的和他们的破铜烂铁却如此招摇。

但现在他只想低调行事,毕竟牢狱的无聊生活,那些狱友和看守也都不是什么好家伙。阿让虽然粗俗但并不是那种人,他对那些不歇一顾。虽然过去和现在生活似乎没有丝毫改变,但是逃出来肯定比被关起来舒服。谁会不喜欢自由的空气呢?他穿梭在人群中,能在公告墙上或者拐角处看见自己的照片,而且现在还有几个警用仿生人巡逻。听好了朋友,如果你被抓到你就玩完了。阿让这么告诉他自己。

他拉低自己的帽檐,想要绕过那几个警用仿生人。他看着他们,他看见这么一个:和旁边的几个仿生人与众不同,除了那种仿生人该有的机械性,这个与众不同的仿生人多了分可怕,凶猛得像一头老虎或者一匹恶狼,看谁都像在审问犯人一样。冉阿让只想离他们远远的。这时,这些仿生人分散开来,几乎占据每个街道和路口,这仿佛把一切都变得困难了。

阿让选择了一个比较多人的地方,他想要蒙混过关,而十分不巧的是那边恰巧就站着一个仿生人。那个仿生人看见阿让,他走了过来。还没等阿让反应过来,人群中就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在这!

这个声音敲响了阿让脑子里的警钟,他意识到蒙混过关好像行不通了,飞快的窜出拥挤的人群,朝一个巷子跑去。而后面的仿生人紧紧追着,最前面的那个——就是那匹恶狼——很快就追上了阿让,他的手就是狼的爪子,两手狠狠抓住阿让的肩膀。阿让不甘示弱,他用他工作时该有的搬砖力气,把那个仿生人推倒在地上,然后继续逃。

迪涅的巷子一向错综复杂,你可能会遇到很多岔路,这些岔路可能会把你带到任何地方,或者会把你带进死路。阿让已经无法停下来思考怎么走了,而十分糟糕的是阿让似乎并不怎么能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他走到死胡同里去了。

冉阿让的前面只有一座高墙,而最该死的是这里一个能够帮他爬墙的工具都没有。他越加紧张,丝毫不知道如何脱身。通常就在这种危机时刻,人的机能会被无限放大,血液加速流通,他好像听到了那些仿生人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高墙——他的手指抓住砖头的小缝隙,艰难往上爬着。有一个仿生人追了上来,想要把阿让拉下来但被踹了回去。然后阿让翻过去,从上面跳下来。如果继续往前跑可能会更加危险,他随便找了个屋子,屋子的门是开着的。

屋子里面看上去阴暗潮湿,安静静的。唯一的光亮是里面一张桌子上的两个点着的银烛台和放在中间的耶稣像。冉阿让深吸了一口气,就在这时——

“您是——”

冉阿让猛的回头,在黑暗中隐隐能看见一个慈祥老人的面孔。

“我求求您,让我待在这一下,等外面的那些仿生人走了我就会离开了,十分……该死!”说话时,阿让看见了老人头上亮着的黄圈,他也是个仿生人?在这里?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冉阿让看上去无处可逃。而这时,老人把阿让往里边推:“往里那边走,那里有个后门,我会帮您拖着他们,快跑!”这时,冉阿让诧异了。他顺从的往里边跑,但是没敢从那个后门跑出去。

“你有没有见过那个逃犯。”

“有,他往那边跑了”说着老人朝门外指了一个方向。

很快,那个警用仿生人离开了,那位慈祥的老人往身后的黑暗说:“他走了,您安全了。”

冉阿让走了出来,他仍在诧异,他不禁问自己是不是出了幻觉,一个仿生人救了自己,这可能吗?他恨透了的仿生人?抢走他工作的仿生人?这个老人在他心里逐渐变大,像是一道光照亮了世界的理性。

“您为什么要救我?”阿让问道。

“您不是坏人。”那个老人说“是我的这里告诉我的,所以选择帮你。”说着,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谢谢您……”阿让开始变得激动,颤抖,脑子里开始一片空白“请问……请问我该怎么回报您呢?我该为您做些什么?”

“做一个善良的人,我把您从魔鬼那里赎回来了。”

诡子.:

求好心人救我狗命……
坐标成都
就是图上这个小朋友,我妈决定杀掉他
因为我妈看到了那个关于小朋友被咬得狂犬病死掉的新闻,就开始杞人忧天,怕丑丑出去咬到人并且我妈非常偏激我完全无法说服她,她也不准我回家照顾狗子,包括现在她觉得我对狗子过分关心超过了关心她,所以狗子可能,非死不可……
关于狗子的情况,二岁公狗,未绝育,疫苗是很久之前打了的,不爱吃狗粮(家里喂的猪肝饭我知道不健康但是我不敢反抗我妈)身上狗味有点重(也是因为不吃狗粮)消化不良每天要出去溜达不然会吐,出门一定系绳子不然他立刻放飞自我,脾气特别好,怎么挼他都不会生气(不舒服他会舔你真的弄疼他了他会拿牙齿嗑你不会咬的)陌生人靠近他他会躲,特别护家护主人,晚上睡觉要挨着人睡不然他要哼哼,会逮耗子和蟑螂蜘蛛??
也可以寄养,中途狗子的所有费用我出,大概时间是一年左右,一年后我就毕业了
这个小朋友挺麻烦的是我没把他教好,希望有小天使愿意领养,拜托了

有参考照片ʅ(´◔౪◔)ʃ